白藤总是一坨肉×

only乙女向,拒腐。


努力做到不乱看不乱听不乱想,学会一个人呆在一个角落,不意气用事。只是所观所感所想表达出来而已,不喜大可取关。


感谢你从我的世界路过,发自内心的感激,如果能停留,那也是缘分。


厨力不足,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容易胡思乱想,我的世界还缺一个你


有些事不要太过分,禁止一切图文转载出lof。

如何讨好自家刀(lao)男(gong)

*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

*日常段子,自家本丸实在是神经病院

*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


















【江雪左文字】

方式一:与他一起分享拍得有关小夜的cos照片,一开始大概他还会看得很高兴后来大概就是前所未闻的弑主事件了。

方式二:甜甜的叫一声“江雪小公主”……

(这两种方式最后都会以惨案结束。算了,江雪小公主的脾气大家有目共睹……)













【三日月宗近】

方式一:啪。

方式二:啪。

方式三:啪。

(真的我不是我的原因,爷爷这个人只要一说到18×就马上飘花,大写的啪啪啪。)























【莺丸】

方式一:给他个大包平。

方式二:和他一起去抓大包平。

方式三:给他一车上好的茶。

(太爷爷真的是,脑子里的东西只能用一张饼状图描述。大包平,茶,其他。)






















【烛台切光忠】

方式一:称赞他的饭好吃,但是很有可能作为晚饭给你乘一大缸的理由。

方式二:摸奶子(当然审神者是摸咪酱的)。

方式三:收拾行李,抓小贞。

(意外的感觉咪酱和太爷爷有点相似……恩?大概是错觉错觉啦……)
























【歌仙兼定】

方式一:给他一个风雅的环境,但是请在看到财政开销后再做决定。

方式二:和他一起聊诗赋哲学,放弃吧满脑子被政治老师洗脑的马列毛红色思想和他是聊不到一块的。

(意外的难搞……)























【加州清光】

方式一:赞美他长得可爱,推荐这个方法,因为接下来的一周只有清光有出征,大概都会是mvp。

方式二:和他一起买买买。

(乖孩子啊……老泪纵横.jpg)





















【乱藤四郎】

方式一:给他买小裙子。

方式二:打扮成女孩子。

(有的时候可以伺机满足一下自己的私欲,只是要小心躲在门后拿着40米大刀的弟控。)

洗澡=啪啪啪?

*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

*男神×你,第二人称,ooc预警

*喔我讨厌数理化orz











【三日月宗近】

“呐,三日月,今天真的好累……”
回到家你软绵绵的躺在三日月怀里,
现在他正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你,
目的地是浴室。

想都不用想,
他大概是想和你一起洗澡,
至于洗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你也心知肚明。

“呐,三日月……”
你有气无力的说着话,
试图制止这个付丧神研究如何脱下你的衣服的手。

“我好累……”

“今天就不要爱爱了吧……”

听到这句话后,
虽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他的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但是他什么也不回答,
然后他若无其事的继续研究衣服的构造。

“呐,我说三日月,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你有些不满的嘟起了嘴。

“哈哈哈那自然是有啊。”
抬头看,这个付丧神笑得一脸灿烂。

“……那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恩?” 他终于有些反应,
但也只不过是抬起头看了看你, 眨了眨了眼,
眼里的那抹新月变得更加深邃了。

可是你没有察觉。

“好啊,那小姑娘要怎么补偿我?”
“什么补偿不补偿的……”

“恩……” 他一挑眉 ,

“像是主动一次什么的……”
甚至像是想要故意强调般的拖长了尾音。

“或是,来一次小姑娘一直不肯用的乘骑什么的。” “如果小姑娘不答应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强买强卖就已经在无声中达成了协议。

“还是说,小姑娘两个都想要?”


























【髭切】

“卧槽放开我!”
你使劲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了他的怀抱。

“卧槽放开我我不要!髭切快放开我!”
你试图推开眼前这个满脸笑容的付丧神,

“快放开我!髭切你反了!马上放下我!”
你更是拳打脚踢,
他硬是紧紧的用手臂箍着你,
使你的一切挣扎都无济于事。

“哎呀,看家主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所以说怎么精神的话,今天还是爱爱吧?”


“不要!!!!!!”
你看准时机,张开嘴朝髭切的手臂上狠狠的咬去,
却意外的扑了个空。

他笑吟吟的看着你,
“家主最近胖了很多呢……是不是该考虑运动一下了呢?”

“不。”

“家主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你知道吗今天可是重阳节,要学会敬老爱老。”

“我不要,而且今天不是重阳节,重阳节是上周六。”

“家主……”
他洗了洗鼻子,满眼的泪水仿佛要决堤,
不安分的手已经伸进了内衣里。












“家主有感觉了哟,真的不要吗?”



“……”

“乖孩子。”





















【一期一振】

“啊主殿,我买回来了你想要的泡泡浴的材料了!”
他扬了扬手中的包装袋,
满眼笑意的看着你。
你雀跃着跑上前去, 敦促着他快点准备。

你看着浴缸里的泡泡渐渐的开始漫出来,
嚷嚷着要下去玩。

你回过头用眼神征求一期一振的同意。
他蜜色的眸子里满是温柔,
点点头同意了你从头到尾的任性。

“当然没问题啊,这本来就是买来给你玩的。”
他带着几分宠溺的语气,揉着你的头发轻笑,

从发丝间感觉到他若隐若现的体温。

你蹭了蹭他的手掌,

他噗嗤一声笑出来

“好啦,我等下回出去的,你放心好啦。”
“玩一会儿就要上来咯,小心感冒啊。”



你瘪了瘪嘴,
小小的心思被看穿,
他顺势揉了揉你的头,走了出去。

“等下!”
等到意识到时候你已经拉住了他上衣的衣摆,

他惊愕的回过头看着你,

“如果……你一起来的话,我能不能玩久一点?”

























【压切长谷部】

“长谷部,”
“是!主上有什么吩咐?”
“今天洗澡的时候不要啪啪啪了。”
“啊?喔,好的,我明白了。”
“好的没事了你走吧。”
“是……”

《长谷部乖巧.jpg》

啊说好的女儿们的设定!

中间为大女儿,左边为 @挽歌 的女儿,右边为二女儿!
啊宝贝你的女儿我好稀饭我好稀饭乛v乛

(想收她为干女儿√


我爱狂草×

传说中的寝当番02!

第一弹见前一条√


大咖喱好可怜hhhh,
鹤丸国永你没有这么纯洁!
大概是假的。


图源网,侵删。

真有???

传说中的寝当番01!

切叔真是本丸的一股清流啊×

图源见水印,侵删。

与刀男啪啪啪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

*日常段子,回来写写老本行,苏不拉叽的才不是我的风格呢。

*脑子还是废,做了两天数学满脑子函数×

*不接受点梗啊啊啊啊啊,高亮!!!























【三日月宗近】

“臭老头”“老色鬼”等一系列的词是禁语。

不小心说了的话可能会体会到经常被嫌弃没用的老年人的体力。

讲真三日月你是不是除了啪啪啪其他什么都不会。

真可怕。










































【和泉守兼定】

本丸里唯一一振不在寝当番时干些什么的刀。

寝当番可是写作寝当番读作啪啪啪。

这样真的好吗。

审神者要学会雨露均沾啊。











































【髭切】

喜欢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play。

有的时候在想这种千年老古董哪里知道这些东西的。

还有就是永远抢不到主导权。

可气。












































【膝丸】

每次总是发展成3P。

他和他敬爱的阿尼甲总是前后夹击。

然后第二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小乌丸】

总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真的求求你不要在这种时候自称父上。

真的好可怕,深深的罪恶感。













































【博多藤四郎】

本丸里的一股清流。

认真的思考过春宵一刻值千金的千金是多少。

思考完便放弃了这件事。

没钱,穷,裤子都脱了,mmp。




























【莺丸】

借口自己记性不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寝当番。

或是以茶叶没有了要叫主人帮我买。

不,不可以太爷爷你不可以再和爷爷玩了。

有句话叫做青出于蓝胜于蓝,太爷爷你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
























【太郎太刀】

总是说自己太大(一语双关)。

经常硬生生的被艹哭。

然后就只好慢慢哄。

嘛,太郎也不好过呢。




























【次郎太刀】

啪啪啪前都要喝点酒。

kiss的时候就间接性的把酒灌给审神者。

起到了意想不到的麻醉效果。








































【明石国行】

坐上来自己动。

莫名有种羞耻PLAY的感觉。

懒到一种新境界。

















































【大和守安定】

一开始什么都不做。

只是不停的顺毛顺毛顺毛。

然后就感觉到有湿湿的吻落在脖颈上。

还有不能叫得太浪,

和不能骂爷爷老流氓一样。



























【一期一振】

火总是审神者点的。

然后看一期没反应继续煽风点火。

结果即使是再大的火也要自己扑灭。

东方睡狮一期一振。











































【歌仙兼定】

风雅,风雅,风雅。

姿势要风雅,声音要风雅,动作要风雅。

环境要风雅,天气要风雅。

怎么可能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啊!

和歌仙啪啪啪不如跳舞。































【小狐丸】

总是撒娇。

然后趁虚而入。

巨爱乘骑,巨爱后入。

人也好刀也好大就是好事。

快改名叫大狐丸。

和刀男一起看电影是种怎样的体验

*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

*男神×你,第二人称,ooc预警

*脑子不好只能想这么多,努力想写出理想状态,结果失败了×暂时不接受点梗抱歉TVT

*我不想上学!!!!


















【髭切:鬼片】

今天你学习到了一个道理,那叫做“不要随便作死”

你和同学打赌,并且你赌输了,按照赌约你要在凌晨看鬼片并拍照发给朋友。

你把这件事告诉了髭切。

凌晨两点半的时候,你极不情愿的被髭切从床上拖起来,他一脸微笑,像是要欣赏大戏一般。





全程你都抱着髭切放声尖叫。

此间有多次你别过脸不想看的时候,他硬生生的摆回了你的脸。

最后怎么看完的你也不知道,只觉得脚也站不稳,浑身冰凉。

他看着你的反应,渐渐收敛了笑容,一把把你抱在怀里,“好了别怕了,不是有我在吗?而且身为斩鬼刀要是连你也保护不了,那我还能干嘛呢。”






“即使是全世界的鬼要来杀你,我也会找到你,保护你。”
























【大和守安定:喜剧片】

总感觉最近和安定的距离有点变大了。

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直到后来好友向自己询问此事。连别人都看出来了,那大概是真的了吧。你盯着那个熟悉的背影眯起了眼睛。

不,不甘心。
想要改善现状。
想要和他拉近距离。

于是,你接受了好友的建议。

先不提这个建议靠不靠谱,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先试试再说吧。

于是晚饭过后,你邀请安定一起看电影。
这是一部喜剧片。

当你看得哈哈大笑的时候,安定却用“完全不知道笑点在哪里”的表情看着你。

你有些窘迫,笑声也小了下去。



他觉察你的变化,一言不发的看着你。
你感觉到他的目光,抬起头和他四目相对,他的眸子闪过一丝不可名状的波纹,你还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结果等了半天他连眼睛一眨都没眨。

啊,果然呢。
我们之间的距离变大了呢。

你有些自嘲的笑笑,从心胀涌来的钝痛使你麻痹。


“傻瓜。”
轻轻的一句话,
“我一直都在啊。”

和电影的台词重合在一起,
他和演员同时说出了那句话,一瞬间你以为是电影里的声音。

当你意识到转过头去看他的时候,他的脸上写满了温柔,

“傻瓜,我一直都在啊。”

这一次,是他说的。

说给你听的。

























【笑面青江:爱情♂动作片】

一开始你怎么也不愿意和他一起看这种片。

可不知道他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上面写着“答应对方一件事情”。

下面还有自己的一个非常蠢的签名。

顿时你有一种想把过去的自己拖出来暴打一顿的冲动。




一开始还好,到后来都不知道自己看了些什么,脸上一片火烧火燎。

“青江……”

你讨饶般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他转过头,看着满脸通红的你,微凉的手指缠上了你的脖颈,你战栗了一下,浑身软绵绵的朝他的怀里倒去。





“让我们共度着美好的一晚吧。”

他的话语像是飘荡在天际一般,你便沉沉睡去。






























【江雪左文字:恋爱片】

你一直觉得你的男朋友江雪左文字是类似于面瘫一类的人。

不笑,不哭,也不生气。
雷打不动的扑克脸。


可你一直很在意,那天他告白的时候的表情是怎样的呢?退一百步来说,告白这种让人少女心怦怦的场面,表情多少是会有些不同的吧?

可是又不能让他再告白一次……

那就做一些和恋爱有关的事情吧。

比如,看恋爱电影什么的。

说干就干,你火速找来一片经典的恋爱电影,
兴冲冲的拉着他坐在电视前。

烂漫的场景,漫天飞舞的樱花,稚气的话语……
一切仿佛就像在昨日。

你全程看得满脸泪水,可接连几次偷瞄他的表情他都是一张极其严肃的脸。

在高潮部分,你再一次泪目,下意识的朝他那边看去。

“江雪……”
你喃喃的呼唤他的名字,

他没有说话,长长的刘海盖住了他的表情。
只是,抱住你的手变得更紧了。

“江雪……?”
你有些惊讶的再次呼唤他。

湿湿的,热热的,你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你的脖颈留下。



他跳动的心脏,如此炙热。
就连隔着一层层衣物也可以完美的传达到。
那还需要什么过多的言语和表情呢?



























【三日月宗近:动作片】

某天晚上出来喝水的时候看见三日月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动作片。

他向你招手,你走了过去,缩在他的怀里。

“哈哈哈,要和老爷爷一起看电影吗?”
他说着已经是陈述句的疑问句。

你点点头,感受着他的大手抚摸着你的头发,隔着发丝传来的温度暖烘烘的。被抚摸着头发,舒服极了。

电影中间夹杂着一些打斗的场面,你不由的抓住他的手腕,这时候你就会感觉到他的手把你抱得更紧了。

很安心。

有他在身边。




“爷爷,要是我有一天被人杀了,你会怎么办?”
剧终,你依旧缩在他的怀里不想起来,他也就随你怎么缩着。

他乐呵呵的笑着,轻轻的用手指梳顺你的头发,

“你害怕了?”

“才没有!”

“哈哈哈是吗甚好甚好。”

“你会向男主一样为我报仇吗?”

“会啊。”慢悠悠的语气,就像哄小孩一样。

你有些赌气,转过头不再理睬他。





他也不在意你的态度,继续说到
“我啊,不仅会为小姑娘报仇,我还会让他万劫不复。”

“小姑娘是我的唯一啊。”

“我连唯一拥有的东西都失去了,那我还能干什么呢?”

“唯有小姑娘你,让我出生入死我都愿意。”






























【鲶尾藤四郎:科幻片】

你的男朋友是个长不大的老小孩。

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思想,对未来世界充满幻想,最大的梦想是拥有一直哆来A梦。

顺带一提你最常做的事就是陪他看科幻片。

每次看得高兴的时候他的呆毛就会一动一动的。

你也有一个梦想,那就是环游世界。
但你自己也知道,这个只是个空想,
于是你就把这个愿望悄悄的藏在心里,谁也没有告诉。

包括他。

“我想拥有一扇任意门!”

他总是这样说。

有一天你实在是受不了了,就问他,
“你为什么想要一扇任意门?”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因为有了任意门的话,我就可以带你环游世界了。”



你的心里蔓延过一股暖流,真正爱你的人是对你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无论是向他提起的,还是在心里封存多时的。

这是药总的最后一封信(这说法不太对啊×)

如我所料,还是再说织田信长的事×

算了,回来就好。

然后发现厚也想去修行了(大概是看红眼了×)
恩,因为药总是我第一把极化的刀,之后刀要是极化我不会分享在大号里。(偏心啊这是!)

都会发在小号里×
小号 @懒癌的关门弟子

药总又来信啦!

连续两天和我谈你的前主人是想怎样啦!
这种事回来说也好,现在我很担心你啊!

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不能再男友面前提前男友”吗!?这性质差不多吧!

药研是笨蛋!!!!!

日常搞事情×

最近想养娃×

结果逛tb找到了这个×

有点想买。

妖娆,骚(划掉)

P2爷:要和我缔结契约成为我的魔法小丑鱼吗?

(为什么是小丑鱼啊啊啊啊!)

比海更蓝的是天,比天更蓝的是爷爷的胸怀???

现在只希望女儿快点来×
喔妈妈,爷爷你快点和小曜去结婚×

对了,你们的衣服还没买(没钱买)
先来坦诚相待吧×